<big id="koro7"></big>
<th id="koro7"></th>

  • <code id="koro7"><nobr id="koro7"><sub id="koro7"></sub></nobr></code>
  • <th id="koro7"></th>
    <del id="koro7"><small id="koro7"></small></del>
  • <tr id="koro7"></tr> <big id="koro7"></big>
    <object id="koro7"><nobr id="koro7"><sub id="koro7"></sub></nobr></object><object id="koro7"><em id="koro7"></em></object>
    <th id="koro7"><option id="koro7"></option></th>

  • 我的書城 > 書庫 > 女生言情 > 冷帝誘妻:愛妃快入懷 > 正文 第五十二章 不再忍耐

    冷帝誘妻:愛妃快入懷

    掃碼二維碼閱讀

    正文 第五十二章 不再忍耐(1/2)

        云霆寧眼神一冷,他沒有想到,外表柔弱的云瑤心地竟然這般冷硬,打了人還能理直氣壯,原本那天聽了蘇墨塵的話他心里還多少有些愧疚,如今又見她故態復萌,心中惱怒,又替蘇墨塵不值。

        “虧爺爺還這般寵你,沒料到你性子竟然這么頑劣!”

        “知月是本小姐的人,你當著我的面打她,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里。霆寧哥哥,你看這樣一個外人都能欺負我了……嗚嗚……”云瀟瀟說著又發動了眼淚攻勢。

        云瑤卻冷笑了一聲先道,“那你當著我的面欺負綠柳,我難道就該默默忍著嗎?”

        云霆寧有些驚訝,他原本只聽了云瀟瀟的話就一心想要護著她,倒沒有想到之前還發生了這樣的事。云瀟瀟看他猶豫,立即哭著指向云瑤,“本小姐本來勸你病剛好別再吹風了,結果你無視本小姐,帶著那個賤婢對本小姐如此無禮,本小姐當然要罰她!”

        “呵,如果病秧子這樣的話是關心的話,那恕云瑤見識少,還真是不知了。”云瑤只是冷笑了一聲,看著云瀟瀟惱羞成怒的臉又道,“我本不想與你爭執,你卻屢次為難,縱然家里人寵你,但是也請你記住,我見了你,根本無需行禮。但你見了我,若不想行禮,最好是繞著走,庶小姐。”

        說完她也不再管云霆寧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樣,帶著綠柳轉身就走了。

        她那一聲“庶小姐”讓云瀟瀟的面色一下變得慘白,但一旁的云霆運卻仍是一副微笑的模樣,拍了拍云瀟瀟的肩膀,“真是有趣不是嗎?”

        云瀟瀟怒視了他一眼,看著云瑤走遠,才氣急敗壞地怒吼起來。

        那一聲“庶小姐”一直在云瀟瀟腦中徘徊不去,那是她永遠都無法擺脫的身份,云府的人早就忘了,卻被云瑤輕易就給提起,她不甘心,這云府里只有一個大小姐!

        云霆寧似乎是第一次看到云瀟瀟這副樣子,原本疼愛的心情一下變得有些尷尬起來,但心中對云瑤的不滿也更深了些,若不是她,自己的妹妹怎么會這么傷心。

        云霆運看不下去,催他離開,云霆運想到云瑤便連連搖頭,“怎么那云瑤一回來,家里就這么多事兒!”

        云霆運看了他一眼,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二弟,你這偏心可是偏得太明顯了啊。”

        雖說陳美娟向來不待見林韻,但小輩之間的關系并不冷漠。云霆寧此時雖然面有窘色,但也有些不解,“大哥你還說,你怎么也不幫幫瀟妹?看瀟妹都哭成這樣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她有你這么個護著她的哥哥不就夠了嗎,哪里還需要我。”云霆運含笑說完,不等云霆寧反應過來,他便揮了揮手離開。

        京城里有云家的商鋪,云霆運有時候會去看看,這會兒自然也不耽擱了。云霆寧雖然心里掠過一絲尷尬,但很快又消散離去。

        他雖已被封將,但是單獨受到皇帝召見卻是第一次,心里的煩躁漸漸被激動所代替,策馬便往皇宮而去。

        皇宮內

        一身著胭脂色團錦琢花衣裳的少女大步地往御書房而去,身后跟著幾個急匆匆的宮女。

        到了御書房外,她的腳步才慢下來,下巴微抬,喚了一聲,“夏公公。”

        夏齊看著眼前之人,微微頷首,含笑引了她進入御書房后,便十分熟練地退了出去,守在了門外。

        “走路也沒個郡主該有的樣子,還想不想嫁出去了?”凌嚴正批著奏折,聽到腳步聲也沒抬起頭,聲音依舊冷淡,卻沒有平時凌厲的氣勢。

        “臣女參見皇上,皇上萬福。”龍琪薇對他也沒有平常人的那般恭恭敬敬,笑嘻嘻地行了個禮,語氣間反而有點撒嬌的意味。“皇帝哥哥,薇薇一直想問您賜的那個‘溫婉’的封號,是故意要警告臣女的吧?”

        凌嚴沒有回答,龍琪薇歪了歪腦袋,站在他的不遠處,看他依舊手執朱筆批改奏折,“皇帝哥哥,臣女好不容易來一趟,您就打算把臣女晾在一旁嗎?”

        凌嚴面不改色地低頭繼續,“反正你來也不是為了要見朕。”

        “才不是,皇帝哥哥,臣女可是特地來給您送東西的!”龍琪薇笑嘻嘻地說著,從懷中掏出了一個白玉瓶。

        凌嚴這才抬頭,看到她手中的小瓶子后,習慣性地微微皺眉,朝她伸出了手。

        龍琪薇趕緊將玉瓶遞了上去,面色也嚴肅了一些,“師父囑托,不敢怠慢。”

        他低眸看著手中的玉瓶,指尖在瓶頸處摩挲,感受到那微不可見的暗紋時才點了點頭,“知道了。朕已經宣他們二人進宮,你去吧。”

        龍琪薇撅了撅嘴,“就知道,皇帝哥哥跟師父一樣,把人用完就不管了!”

        眼見凌嚴又不管她了,龍琪薇只好認命地退了出去,決定還是去找那天有趣的兩人玩玩。

        待她離開,夏齊才走了進來,給凌嚴端來了個杯子。

        凌嚴將玉瓶里的東西倒在了手心上,是
    -->>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    (可使用快捷鍵翻頁:上一章(←) 目錄(回車) 下一章(→)

    香港马会全年资枓大全|九龙马会全年资料大全|香港马会资枓大全2020 淘碼論壇正版資料| 六給彩 彩票香港2020| 香港042期开奖结果| 2020年新版跑狗玄机图| 玖龙内慕免费资料大全| 香港护民图库上图最早| 香港六閤彩每期开奖结果| 小鱼儿高手论坛| 小鱼儿论坛管家婆马报| 免费资料大全 期期好彩| 一肖中平特| 跑狗图 资料| ww39223C0m| 任我发论坛高手论坛| 特彩网高手论坛| 2020管l家婆心水报39期| 香港赛马会公司正规吗| 香港赛马会部门经理| 免費資料丨| 二四六免費資料大全天天彩| 救世通天报559808图库| 白小姐传说| 香港马会开奖资料曾道人| 2020香港历史开奖记录开奖结果| 香港开奖结果春秋生肖是什么肖| 香港本期完整开奖2020| 香港赛马会内部十码| 螳螂猜一生肖| 香港持码开奖结果| 2020曾道 免費資料| 香港马会2020开奖结果开奖记录| 香港港马会开奖结果铁| 2020六开采开奖结果全年记录表| 最近香港 六 合 彩开奖号码| 姜子牙高手论坛873333| 0422香港金手指开奖| 馬會開獎結果特供| 高清跑狗图123| 香港掛牌壹碼大公開| 腾讯分分彩高手论坛| 45ll抓码王高手论坛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