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ig id="koro7"></big>
<th id="koro7"></th>

  • <code id="koro7"><nobr id="koro7"><sub id="koro7"></sub></nobr></code>
  • <th id="koro7"></th>
    <del id="koro7"><small id="koro7"></small></del>
  • <tr id="koro7"></tr> <big id="koro7"></big>
    <object id="koro7"><nobr id="koro7"><sub id="koro7"></sub></nobr></object><object id="koro7"><em id="koro7"></em></object>
    <th id="koro7"><option id="koro7"></option></th>

  • 我的書城 > 書庫 > 經典網絡 > 醉枕江湖 > 正文 第66章 山水之間

    醉枕江湖

    掃碼二維碼閱讀

    正文 第66章 山水之間(1/1)

        人一進入沉思,時間走的就快。童旭把所有思緒整理了一遍,將自己待人接物的觀念也沉淀了一番,黃山的山界石碑,便出現在了自己眼前。

        華山至黃山,合計兩千余里。童旭拖著廢腿,走了整整一個月。

        只是他走路的速度越來越快。初時出竹舍,每日只走三十里地便要歇息,到半路上,便一日間走六七十里地也是輕松。到后來,每日一百里也不在話下。

        他自以為是走的路多了,謝凌煙的藥力發揮。可是,謝凌煙給他吃的藥,哪里有什么能令他輕功恢復的,不過是他心理作用作怪,再者,便是雙腳接觸地面多了,力道自然生起。哪有什么藥效。而謝凌煙要他走來黃山,目的便是如此。

        童旭是來過黃山的。他去年出山時,閑來無事便一路東行,在黃山逗留了許久。

        這次來,卻是盛夏六月十九。童旭只覺得黃山于盛夏間別有一番風味。遠看翠石紅葉,近觀白青黛瓦。炊煙裊裊,流水潺潺,雖是山野景色,遠勝水鄉人家。

        這黃山與廬山,于云海遠望一處,頗有相似性。不過,黃山四絕,松、石、云、泉卻是尋常名山無可比擬的。

        同時南方地界,童旭頗有歸家的感覺,興致勃勃的看了幾眼遠處的景色,便順著小路上了山。他渴求自己早日得見蘇泉先生的真身,早日治好自己的傷,早日去晉北找師兄……這兩條腿,帶給自己太多的麻煩了。

        可是蘇泉是隱居了的。若是隨隨便便的便能找到,算什么隱居?黃山方圓百里,三十六大峰,三十六小峰,奇觀千千萬,美景處處生。叫他如何去找?

        童旭在山中,一連轉了三日,渴了便飲山泉,餓了便食野果。縱使饞蟲大動,也不傷半天性命,只求上天可憐他的虔誠,讓他找到蘇泉。

        只可惜,臨時抱佛腳,怕是遲了。老天爺沒聽見他的祈禱,反而下了幾場透雨。將他整個身子澆得通透。虧的他內功精湛,否則叢林之中,只怕已然死了數次。

        童旭實在熬不住,便一頭鉆出來大山,準備尋個地方暫且住下。但他身上背著“兇器”,腰間別著短刀,又瘸了腿,滿面的風霜的不似好人模樣,問他來黃山作甚,他也是沉默不語。是以周圍百姓,竟無一個敢留他住宿的。

        童旭狷狂性子犯了,心里暗罵一句此處不留爺,自有留爺處。撐著雙拐,便鏘鏘的走回山間。

        這次他不再胡碰亂撞。因為他知道,黃山之大,要尋一隱士,幾乎是難比登天。再說,他又不識得蘇泉,天知道自己剛剛走過的樵夫獵戶,是不是就是蘇老先生?

        他拄著雙拐,在山野間晃悠悠的行走。遠遠望見一條山溪。童旭想起自己的家鄉,康王谷內的村落,便是傍著山溪居住,一來取水方便,二來水流平穩處,撐個竹筏也比走山路強得多。

        童旭腦筋一轉,暗罵自己好蠢,前幾日怎生想不到這一層。隱士怎么了,隱士也是人,也要衣食住行,吃喝拉撒的。所以,靠近山溪的地方,幾率定會大許多。前幾日,他只覺得蘇老先生定是在人煙罕至的地方,是以拼命的往山高谷深的地方鉆,想來,歸隱于人間,才是正理。

        童旭打定了主意,便順著溪流而上。果然不多遠,便看見了一片屋舍。定是山民的居處了。童旭打定主意,便走至村口,坐在石頭上,仔細的盯著山民來往的腳步,希望能得出些許端倪來。

        可守了半天,端倪沒發覺,肚子倒是餓了。童旭耐不住性子,便起身摘了幾個果子,胡亂吃了,繼續順著溪流上溯。

        又行了百余丈,童旭忽聞鼻端一陣酒香,便見溪流對岸矗立著一座高腳木樓。童旭眼力極佳,只見那木樓上掛著一個木匾,“山水間”三個大字赫然在上。酒香氣,正是從那里飄出來的。

        童旭久不飲酒,如今聞得清冽的酒香,早已是饞蟲大動。眼見那山溪底盡是鵝卵石,清澈透亮下,也不見得多深,便撐了拐杖,從河里慢慢趟了過去。

        近了那木樓,童旭只聞得酒香更勝,不由自主的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,抬頭看著“山水間”三個大字,笑道:“這年頭,一個個酒肆的名字,都起的這般雅致。長安里一個酒肆叫松鶴居也就罷了。這窮山僻壤的,卻來了個山水間的酒肆!”

        “正是這依山傍水,所以才名‘山水間’。”一個突兀的聲音響起,“只是,這里人情味濃,可不是什么窮山僻壤。客官,吃酒么?”

    (可使用快捷鍵翻頁:上一章(←) 目錄(回車) 下一章(→)

    香港马会全年资枓大全|九龙马会全年资料大全|香港马会资枓大全2020 118圖庫彩圖 論壇| 今日跑狗玄机图 自动更新| 金莎六合宝典香港六彩开奖结果| 马神高手8219心水论坛| 香港马会资料开奖56| 包您赢高手论坛| 香港马会现埸最快开奖结果记录| 2020年香港三中三高手论坛资料| 香港快直播开奖现场直播| 2020香港开奖结果小鱼儿| 2020年63期跑狗圖更新正版| 金码堂救世网论坛| 六玄开奖网神算十二码| 2020馬報生肖圖069期| 天空采票资料水果奶奶| 黄大化仙心水伦坛| 香港46tm最快分析开奖| 香港马会2020 开奖结免费资料| 2020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记录| 高手平特 平特一肖| 香港正版挂牌开奖结果| 红姐统一彩图| 110期香港马报开奖| 香港六和合彩资料| 一品斩高手论坛| 福临门高手心水论坛| 香港赛马会二头中特| 金凤凰开奖结果香港| 香港开奖结果08记录| 20场香港 开奖结果查询| 246天天免费资料 玄机| 金宝图心水高手论坛| 香港今晚彩开奖结果现场直播视频| 曾道免費資料大全正版2020年無錯| 香港赛马会群| 9542香港最快开奖结果23144| 太阳神高手心水论坛| 香港011期开奖结果| 2020年117期二肖中特| 六肖中特期期| 6合彩今天彩市|